新加坡外籍新移民空姐空少:爱与美的化身(组图)

时间:2019-10-29  author:左抗绎  来源:澳门游戏平台  浏览:161次  评论:59条
新加坡外籍新移民空姐空少:爱与美的化身(组图) 新航空姐殷悦(左)热爱空服职业。(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/龙国雄 摄)

  中新网5月26日电 据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报道,新加坡是东南亚乃至全球的重要交通枢纽,空姐空少是这方天际上一道亮丽风景线。从新加坡出发或返回新加坡的班机上,这些陪伴你照顾你的空姐空少,有不少是新移民。本期《新汇点》访谈新航、虎航和酷航的五位外籍空姐、空少,听他们讲述在天空飞翔的甘苦。

  若称他们是“爱与美的化身”,并不言过其实。说“美”,他们的确容貌姣好,身材标准;说“爱”,他们付出关爱,呵护备至。职业要求他们在“美”与 “爱”上着笔,但很多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都说,“美”已成为对自己的自然要求,“爱”也内化为待人处事的由衷表达,他们就是――空中乘务员,或者你也称他们 为“空姐”“空少”。频繁出差或喜欢旅行的你,肯定对他们别有印象;或者从事这个职业,也曾经是你的梦想。

  殷悦:空服员对自己要求高

  29岁重庆女孩殷悦,在新加坡读书,毕业后参加新航开放日,应聘就职。“我大学读数学,硕士读电脑工程,但我的学科对女性来说的确蛮难找工作,成为空姐可以说是机缘巧合。空服强调的服务和礼貌,华人从小就被灌输。待人有礼,帮扶弱小,这些品质常人都应有,空服行业是这些美好品质一种凝聚。”

  这份工作给殷悦带来的最大收获就是“有很多机会去看世界”。“常人对空服员的生活有着华丽想象,我们的生活确实精彩,但每份工作都有辛苦,要自己去平衡和适应。‘帮助别人’看似我们工作的主要内容,但也是一种奖赏和感动的来源,哪有一份工作能让人看到这么多美丽风景,体会到这么多感激之情?有时可能只是举手之劳,却换来很多感谢,久而久之,这种感动情绪已内化在心中,助人不是工作,而是由内而外的自然举动。”

  新航空姐制服以颜色来区分年资和级别,由低至高是蓝、绿、红、紫。外界认为航空公司对空姐有严格年龄限制,殷悦说新航并没有特别为年龄设限,合约到期可续约,级别高新合约年限就会更长。对空服员来说,保持好外在和内在状态,即使年龄稍长,也不影响工作前景。“每趟航班之后公司都保证我们有足够休息时间,当然空服员本身也得对自己有要求,比如我会去跑步,也不怎么吃肉食和甜食。”

  黄芳:空服员福利之一是交新朋友

  2008年虎航第一次到珠海招聘中国籍空服员,从武汉的空服培训学校毕业的黄芳中选来到新加坡。“那是我第一次来新加坡也是第一次出国,小时候看电视剧了解到的新加坡,跟亲身所到亲眼所见的新加坡,真的是同一个花园国家,几乎处处是花园,组屋林立整齐,城市有着很好的市容规划。”

  黄芳回忆初加入虎航时,外籍同事较少,只有韩国人,现在连欧美同事都有了,虎航就像个小联合国。英文并不是黄芳的难题,因为培训学校就是纯英文教学。“口音差不多五六个月就耳熟能详了,靠的就是跟马来同事交流,最初有些马来乘客讲英语很快,但知道我们是中国籍空服员,会特别照顾我们,讲慢一点。”

  黄芳最难忘的飞行经验,是某次夜航中遇到一个四五岁的混血儿小女孩和她的妈妈。“整个航程里小朋友一直跟我们玩,中途有气流飞机颠簸,妈妈哄她半天也不行,但我们跟她说要乖乖坐好,小女孩竟非常听话,基本上说什么她都照做,让那位妈妈对我们另眼相看,悄悄伸大拇指。那一刻感觉不是空服员对待乘客,而像是好朋友。”

  下机时,坐前排的母女俩等所有人走完之后,跟黄芳拍照,没想到出关后黄芳在机场又遇到她们,再拍了几张合照。“很开心,每次飞行感觉不是工作,是去交新朋友,密闭空间的感情交流很令我珍视。空服的工作福利之一就是让我交到好朋友。”

  前段时间“空服员该不该为顾客储放行李”引起话题,黄芳说:“若是强壮的成年男性乘客,让一个瘦弱女孩子来帮着放,有些说不过去。空服员长期抬拉行李,腰肌劳损已是职业伤害,但看到真正有需要帮助的乘客,比如孕妇、妈妈、小孩、老年人等弱势乘客,我还是义不容辞上前帮忙。”


最近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