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马两华人幼女疑遭保姆丈夫猥亵 母报案两年无果

时间:2019-10-29  author:东乡逐锄  来源:澳门游戏平台  浏览:85次  评论:51条
大马两华人幼女疑遭保姆丈夫猥亵母报案两年无果 无助的单亲妈妈向妇女醒觉中心求助,虽然报了案却迟迟没有行动。(马来西亚《光明日报》) 槟妇女醒觉中心执行董事骆清桂说,儿童性侵案近年非常严重,让他们非常关注。(马来西亚《光明日报》)

  中新网5月28日电 据马来西亚《光明日报》报道,马来西亚一名单亲妈妈申诉,她在过去4年把3名年幼的儿女交托给住同一座公寓的一名保姆看顾,没料到保姆五十多岁丈夫却性侵她两名女儿。

  这名华人妇女称,保姆的丈夫从两年前起性侵她两名当时年仅7岁和4岁的女儿。包括用舌头舔她们的下体,导致两名女儿身心灵受创,甚至在洗澡时不停地清洗下体,频说“那里很肮脏”,令她心疼不已。更让她失望的是,虽然警方已向两名女儿录取口供,并预录视频以作供证用途,但事隔一年多仍无进展,嫌犯依旧逍遥法外,令她迄今无法替女儿讨回公道。

  33岁朱姓单亲妈妈红着双眼哭诉说,两年前,两名女儿曾多次向她表达不喜欢保姆的丈夫,还说对方“很Geli(恶心)”,但她一直不以为意,也未深入追问,直至去年,两名女儿直指保姆的丈夫脱下她们的尿片,抚摸和舔吸她们的私处后,她才惊觉事态严重,马上带女儿去报案和验身。

  “来自单亲家庭的孩子,心灵原已受创,当我一心一意要修补孩子的受伤心灵时,却万万没想到有人竟伺机伤害她们。”她说,她分别育有两女一男,长女现年9岁,次女6岁,幼子则5岁,自丈夫不告而别后,她就开始打工以维持一家四口的生活,并在朋友的介绍下,把3名孩子交给住在同一座公寓,年约四十多岁的保姆照顾。

  报警一年多无下文

  她并不清楚保姆的背景,只知道保姆的丈夫约五十多岁,夫妇俩育有一对已就读中学的子女,平日,保姆丈夫对自己的子女管教甚严。“我的工作时间在晚上,白天则由我自己照顾孩子,晚上才交给保姆照顾,过去4年来,3名子女都是在保姆家过夜,白天再由我把孩子带回家照顾,并载送他们上学。”

  朱妈妈悲痛地说,2013年4月的一个周二早上7时许,她把孩子从保姆家接回家后,替他们梳洗准备上学时,当她脱下次女的尿布时,次女忽然告诉她:“Uncle也脱我的尿片。”

  她马上反问女儿:“Uncle是不是要替你换尿片?”,但女儿竟说:“不是,他用手摸我下面,还有舌头,他还脱下自己的裤子让我看。”次女说完后,人在一旁的长女随即也说:“妈咪,Uncle也一样摸我的下面。”

  当下,朱妈妈顿感晴天霹雳,头脑一片空白,一直以来,她都很信任保姆,而保姆对女儿的管教也很严厉,所以她万万没想到,保姆的丈夫竟如此对待她的两名女儿。

  在六神无主下,朱妈妈带着孩子冲到学校去,向一名和她交情很好的老师求助。这名老师与两名女儿交谈后,神色凝重地说:“我看你得马上去报警了,你女儿很清楚地向我讲述整个经过,我也觉得她们可能是被人性侵犯了。”朱妈妈过后向槟城妇女醒觉中心求助,并在取得中心的专业咨询服务后,带两名女儿去报案和验身。

  女儿:为何警察没捉Uncle

  虽然验身报告显示,朱姓妇女的两名女儿的处女膜仍完好无损,但嫌犯以手和舌头触碰女童下体的做法却属性侵行为。然而令朱妈妈不满的是,事隔一年多,警方仍未采取行动,将嫌犯提控上庭。如今,她的两名女儿每次在公寓遇到保姆的丈夫时都会问她:“妈咪,为何警察没捉走Uncle?”,让她不知如何回答,也让她和两名女儿深感委屈和不公。

  她说,她一直以为报案后就可以为两名女儿讨回公道,她也一直劝告女儿,如果要捉住“安哥”,就一定要对警察说出全部真相,女儿也鼓起勇气接受警方多次的盘问,警方也预录了视频供证,可是,一年过去了,此案却没有任何进展。“这一年来,我常主动联络警局,但一直都没有下文,两名女儿也不时问我,怎么警察还没捉走uncle。”

  保姆否认丈夫施狼爪

  在两名女儿被性侵的事件揭发后,朱妈妈隔天上门向保姆夫妇兴师问罪,但保姆否认丈夫曾对孩子施以狼爪,还直指朱妈妈的孩子说谎。

  “保姆当时还照顾着其他父母的女儿,看见保姆对丈夫深信不疑,我感到非常心痛,希望揭发这一切能阻止下一个女孩受害。”她指出,她过后换了白天的工作,把孩子送到安亲班,晚上则自己照顾。

  警援刑事条文调查

  针对朱姓单亲妈妈的两名女儿疑遭保姆丈夫性侵一案,槟岛东北县警区刑事调查组主任旺卡玛鲁说,此案由查案官玛里希亚带领的调查队彻查,目前,警方正援引刑事法典第354条文(使用武力侵犯他人贞洁)调查。他接受《光明日报》询问时说,有关调查进度的细节,他需翻阅报告后,才能进一步说明。

  性侵案最难入罪

  “性侵案件向来最难入罪,尤其是儿童性侵案,因为孩子表达能力有限,思绪也不完整,往往最有难度。我们处理过很多类似的案件,让人很遗憾的是,往往到最后,都认为孩子在说谎。”

  槟城妇女醒觉中心执行董事骆清桂说,根据专家的结论,孩子是不会说谎的,说谎的是大人。遗憾的是,就算孩子鼓起勇气说出真相,法律却一直不能保障妇女和孩子。“比如这案件,报案一年了,到今天都没任何行动,就连福利部,也没来给予面试。”


最近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