卢武铉最后的日子:坚定走自己认为正确的路

时间:2019-10-29  author:微生拍跗  来源:澳门游戏平台  浏览:45次  评论:70条

  卢武铉最后的日子

  2003年2月,就任总统前,卢武铉有三点计划,一是把政治透明进行到底,二是让青瓦台远离金钱,三是管好自家亲戚

  本刊特约撰稿/张敏

  (发自韩国首尔)

  “那是谁?是记者吗?”

  这是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。

  5月23日,是一个平常的星期六。韩国人在享受周末的懒觉起床后,立刻被一条爆炸性新闻惊得目瞪口呆,卢武铉当天清晨坠崖不治身亡。警方初步调查得出的结论是,卢武铉之死系自杀。

  在世界历史中,卸任总统或总理自绝生命的事非常罕见。随着有关细节的披露,人们窥测到卢武铉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如何痛苦挣扎,尔后毅然赴死。

   “往后将还有承受不完的痛苦”

  5月23日早上5点21分,卢武铉在打开电脑文件开始写遗书:“受惠于很多人,却让很多人因我而受难,往后将还有承受不完的痛苦。余生只会是别人的累赘⋯⋯”

  5点26分,第一次存档,5点44分,做了最后保存。

  1分钟后他打电话给警卫科科长李炳春(音译),说“想去散散步”。李炳春马上赶到宅邸门前与他会合。卢武铉身着休闲服,脚穿登山鞋,他们于5点50分出发,去爬距宅邸500米的烽火山。

  在上山之前,卢武铉去父母的祠堂拜祭了一会儿。在附近的大蒜田里他还遇到了村民,问到了大蒜的收成。6点20分,他们爬到30米高的山顶猫头鹰岩上。

  卢武铉问李炳春,“有没有烟?”警卫员说,“没有,要不要回去拿?”卢武铉说,“不用特意去拿。”

  他们在猫头鹰岩上呆了大约20分钟,卢武铉看到通往村子的小路上出现了行人,平淡地问了一句:“那是谁?是记者吗?”李炳春顺着方向瞥了一眼,就在这一瞬间,卢武铉纵身跳下山崖。时间是6点45分。

  李炳春事后在接受调查时说,当时卢武铉没有一点异常,事情来得太突然,他来不及反应,并加以阻止。他说,他当时只看到卢武铉跳崖时的背影。

  李炳春跑下山,找到严重受伤的卢武铉。他的头部和手都在出血,已经失去知觉。7点整,警卫车将卢武铉送到距离最近的金海市世英医院。

  世英医院对卢武铉进行紧急心肺复苏术,但没有出现好转的迹象。7点35分,急救车从世英医院呼啸而出,将卢武铉移送至釜山大学医院。

  8点13分,急救车抵达釜山大学医院时,带着氧气呼吸面罩的卢武铉已经停止生理呼吸。9点30分,医院中断了一切急救措施,宣布卢武铉死亡。

  釜山大学医院院长白胜晚说,院方发现卢武铉头顶部有约11公分的裂伤,头盖骨骨折,肋骨骨折,胸部充血,脊椎和右侧脚踝受伤,其中头部的重伤是导致卢武铉死亡的直接原因。

  从卢武铉的遗书和他的伤势看,他离去得很决绝。

  去年2月25日,卢武铉卸任后回到家乡庆尚南道金海市峰下村安家,从此含饴弄孙,享受着平民百姓悠然自得的生活。然而不到一年,他的平静生活就被至爱亲朋连遭检察机关调查而打破。

  先是兄长卢建平去年底被羁押在首尔拘留所,他涉嫌于2006年介入农协收购世宗证券并收受贿赂,触犯了《特定经济犯罪加重处罚法》。同月,卢武铉的好友、制鞋企业泰光实业公司老板朴渊次因涉嫌逃税和行贿被捕,牵扯出多名前政府高官,其中包括卢武铉执政时期任青瓦台总务秘书的郑相文。接着,卢武铉的侄女婿延哲浩、夫人权良淑、儿子卢建昊、女儿卢静妍一一被曝光,轰动了韩国。

  今年4月初,卢武铉承认他的妻子权良淑2007年收受朴渊次100万美元,卢武铉的侄女婿延哲浩也承认从朴渊次处收受500万美元。但卢武铉多次强调,他对自己家人从商人手中收取钱款并不知情。

  4月30日,卢武铉从峰下村前往首尔接受大检察厅“涉嫌犯有综合受贿罪”的调查。他的夫人权良淑流着泪将丈夫送到门口。她哽咽着说,她受到卢武铉的责备,“直到现在家里的钱都是由我来管的,卢前总统完全不知情,全都是我的责任。”

  卢武铉走出家门后,对蜂拥而至的众多媒体记者表示,“无颜面对国民”,“让大家失望,很抱歉”。这一天,韩国的各大电视台对卢武铉乘大巴从家乡峰下村赴首尔400多公里的路程进行了现场直播。下午抵达位于首尔的大检察厅后,卢武铉接受了10个多小时的调查,直到深夜11时20分才结束。卢武铉又连夜赶路,第二天一早回到峰下村,面容尽显疲倦。

  大检察厅调查企划官洪满杓在调查结束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,调查很充分,完成了预期目标,没有再次传唤的计划,将向检察总长林采珍报告,并在下周内决定申请逮捕还是不拘留起诉的司法处理。

  但卢武铉在被传唤20多天后仍然没有结论。

  在持续两个月的调查中,检察官一直试图找到卢武铉接受贿赂的证据。他们在传唤卢武铉的同时,也对其夫人权良淑、儿子卢建昊、女儿卢静妍、侄女婿延哲浩等进行了调查,随后有辱卢武铉的部分调查内容泄露出来。诸如“卢武铉夫妇2006年60岁生日接受了朴渊次赠送的两只价值1亿韩元(1美元约合1250韩元)的手表”,“检方开始调查后,权良淑将手表丢在了自家附近”,“卢武铉的女儿卢静妍在美国新泽西州花费160万美元购置豪宅”,“卢静妍为销毁证据而撕碎了合同原件”。卢武铉的精神备受折磨。

  卢武铉的朋友说,首尔地方法院5月14日判处卢武铉的兄长卢建平有期徒刑4年,追缴5.7亿韩元,卢武铉对此反应平静。但他对妻子和儿子以及亲密助手被捕或出庭感到非常痛苦。与此同时,大批的媒体记者在卢武铉的住宅外监视着他和家人的一举一动,也让他感到如坐牢狱一般。

  在卢武铉发表了题为《请把我家后院还给我》的博文后,嘲笑、批评越发山呼海啸而来。“我在房间里和秘书谈话的情景⋯⋯在院子里踱来踱去的情景,这些都在国民知情权的范围内吗?我拜托媒体,作为一个人恳切地呼吁,请把我的后院还给我。”卢武铉写道。

  在任时,卢武铉就与大多数韩国媒体处于敌对关系。“我国媒体是不良产品。”卢武铉曾说过。危难之际的请求不仅没有换来同情,甚至被不少人解读为挑衅。

  由于备受熬煎,卢武铉在自杀数天前就已失眠,茶饭不思,常常独坐在办公室内,不停地抽烟。卢武铉的秘书及警卫人员说,有朋友以及“爱卢会”的会员打来电话为其加油鼓劲,但是卢武铉一概拒绝这些人前来拜访的请求,甚至对此毫无反应。

  卢的密友们透露,卢曾经表示,“政府的做法很过分,真希望就这样离开。”另据釜山大学医院一位工作人员说,卢武铉的秘书在其自杀前一个星期曾预订了该医院的病房,但是后来又取消了。医院的一位教授说,卢武铉的秘书建议卢武铉住院治疗,但被卢武铉拒绝了。

  5月22日,卢武铉接到大检察厅有关“要求权良淑女士23日报到,接受调查”的通知后,陷入了极度不安的状态之中。因为这个通知的潜在意义是,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,卢武铉将面对检方的最后决定。